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新华时评:拘捕起诉黎智英彰显法治精神

法治精神,司法眼前各人平等,是喷鼻港社会公认的核心代价。对“叛国乱港四人帮”之一的黎智英进行拘捕和起诉,具有充分的理据,是对喷鼻港法治精神的彰显。喷鼻港和西方的一些政客对此说三道四,不仅完全站不住脚,更是对法治的进击与滋扰。

黎智英这次被起诉的罪名有二,其一涉去年介入不法集结,其二涉2017年对一名记者的刑事吓唬。2019年8月31日在湾仔区至中环区的游行是未经赞许的集结,违反喷鼻港法规第245章公安条例第17条。黎智英等人当日不仅走在前排、带头集结,还有多家媒体报道他在湾仔修顿球场与一众乱港分子高叫乱港口号。之后,不法游行蜕变成严重的暴力活动。

喷鼻港《公安条例》有明确规定:凡有3人或多于3人集结在一路,作出扰乱秩序的行径或作出带有威吓性、侮辱性或挑拨性的行径,意图导致或相称可能导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斯集结的人会破坏社会安宁,或害怕他们会借以上行径激使其他人破坏社会安宁,他们即属不法集结。可见,依“不法集结”罪嫌对黎智英进行起诉完全合理。

至于另一项“刑事吓唬”罪名,事发于2017年6月维园的一场公开活动中。据喷鼻港多家媒体报道,黎智英当时忽然走到一名在场采访的男记者前,手指其面部并粗口辱骂和吓唬。这些言行据悉已整个被录影。

根据喷鼻港《刑事恶行条例》所禁止的某些吓唬作为,要挟其他人使该人或第三者的人身、声誉或家当遭受侵害,意图使受要挟者或其他人受惊等即属犯罪。黎智英作为媒体经营者,当然知道媒体对付保障"民众,"知情权的意义,也当然清楚记者在采访中的应有权利。而他对付一个通俗媒体从业者的恶意要挟、粗语相向,毫无疑问构成恶行嫌疑。

由此可知,喷鼻港警方是在证据确实的根基上合法合理履行义务,特区政府律政司对黎智英提出的两项起诉也严格遵照司法法度榜样。警方和特区律政司对黎智英采取司法行动,彷佛戳到了一些反中乱港分子的把柄。他们开始大年夜放厥词,猖狂呐喊,妄称这是“政治报复”“秋后算账”,要让社会噤声如此。但正如有司法学者所明确指出的,犯法在先、起诉在后,这是最少的因果逻辑。反中乱港政客的毁谤,无非想借此掩饰笼罩心坎的畏怯,梦想回避终将面临的司法的审判。

而殊为诡异的是,区区一个喷鼻港媒体老板被起诉,竟引得某些西方政客的莫大年夜关注。他们同乱港分子一唱一和,掩饰和包庇黎智英的造孽行径,粗暴过问特区的法治和执法自力,干预喷鼻港事务和中海内政。可见,喷鼻港近年来乱象迭出和法治精神赓续被蚕食,有更深刻的根源。

各种克意污蔑法理的歪风迩来在喷鼻港社会甚嚣尘上,加倍值得我们注重鉴戒。一些政客炮制的所谓“违法达义”“政治检控”等怪论,误导了许多通俗市夷易近分外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令不法聚会会议、游行,甚至劫掠商铺、烧伤路人等危言耸听的暴力事故层出不穷。祸国乱港者更将司法视为随意玩弄之私器,将矛头对准他人之时自己却肆意践踏,使用修辞伪术煽惑舆论逃脱罪恶。假如因黎智英的所谓“独特”身份和西方“后台”便任由其逍遥法外,那喷鼻港法治精神何存?

恰是在此意义上,对黎智英的拘捕和起诉恰好展现了喷鼻港社会不畏歪理和拨乱反正的勇气。司法和正义从新归位:任何人都没有高出于司法之上的权利,只要犯法就必须承担后果。

今年1月,喷鼻港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2020年喷鼻港司法年度开启仪式上致辞指出:“社会该当珍重法治,法治是凝聚社会的基石。”我们信托,特区政府执法机构对黎智英等依法作出公正审判,不仅将彰显司法正义、有效止暴制乱,更将掩护喷鼻港长治久安的最根本基石。

滥觞:新华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